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想要反驳的母亲,看着罗易辰问道。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6-26 17:09
 
 
    当宁馨和宁懿陪着罗静来到穆谦院子里的时候,发现里面人倒是不少,不仅有罗易辰,还有好几位其他世家宗门的化神修士在,如今正谈笑正欢。
 
    “罗静来了,快带着宁馨宁懿拜见一下罗家老祖。”穆谦看到三人后,就让一直站在身后的穆洋过去将他们迎了进来。
 
    罗静慢慢的朝着罗易辰走去,隐在袖中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,就是面前的这个人三番五次的想要杀死玄夜哥哥,她至今还记得当初在暗狱森林找到玄夜哥哥时,他那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罗静拜见老祖,多年未见,老祖如今越发健朗了!”罗静恭敬的对着罗易辰行了礼。
 
    “静儿还是如当年出嫁时的模样,看来这些年穆洋将你照顾得很好啊!”罗易辰笑着说道,不过视线却一直停留在罗静身后的穆宁馨身上。
 
    就是眼前这个丫头,两次从罗家禁地逃走,最后更是伙同司徒玄夜将囚禁司徒云溪的水晶球给盗走,让他说数百年的心血白费。
 
    “穆宁馨、穆宁懿拜见罗家老祖!”宁馨宁懿学着罗静的样子也对着罗易辰恭敬的行了个礼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不必多礼,静儿生了两个资质非凡的儿女啊!自从进了逸阳城,我可没少听到他们两人的光辉事迹啊!”罗易辰满面笑容的看着面前的穆宁馨姐弟,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寒光。
 
    “罗道友过奖了,他们两个可比不得罗家的天才罗笙啊!”穆谦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罗笙,还行吧,修炼还算刻苦,他们也算是各有千秋。静儿看到你这样家庭幸福美满的样子,我也就放心了,你那死去的母亲,想来也会欣慰的。”罗易辰看着罗静说道。
 
    她的资质不咋样,倒是生了一双出色的好儿女,不过就是可惜了。
 
    罗静听到罗易辰提起她的母亲,面色就一白,他怎么有脸提起她的母亲?
 
    “宁馨晋级元婴没多少年吧,如今气息已经能够收敛得如此自如了,果然不愧是青木道君的高徒啊!”罗易辰笑着看着穆宁馨,别有深意的说道,心中一团烈火不断的燃烧着。
 
    “青木道君你没想到当初没杀死我吧,如今我不但还活着,而且还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你杀死我二弟三弟的仇我会从你的徒弟身上一一讨回来的。”罗易辰在心中疯狂的呐喊。
 
    “罗家老祖过赞了!”宁馨淡淡的回到,心中却掀起的惊涛骇浪,一进客厅的时候,小白就告诉她,罗易辰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邪气。
 
    “呵呵,不错,沉得住气,年轻人谦虚点是好事。”罗易辰看着在场的其他化神修士说道,做足了一个慈爱的长辈形象。
 
    不过没等多久,他又继续对着宁馨说道,“你娘将你们姐弟俩教得很好啊,看来是吸取了司徒玄夜的教训啊!”
 
    听到罗易辰提起司徒玄夜,罗静浑身一颤,宁馨连忙扶住她,同时她的心也砰砰挑个不停,这个罗易辰想要做什么?为何会提起司徒玄夜?
 
    “司徒玄夜?就是当初那个杀害自己养母的罗家养子?”子原道君问道,虽然他不知道罗易辰为何提起这个已经消失很久的司徒玄夜,不过他乐得看戏。
 
    “不错,就是他,想当年他可是千年难遇的修炼奇才啊!变异雷灵根,不到四十就是金丹真人了!说起来他也算是罗家的一块心病。
 
    当年是我们没有正确的教导他,才让他养成了得意忘形,恃才傲物的性子,以至于后来导致了他为盗走罗家功法而弑母的事发生,到了如今更是沦为成了魔修,如今想来实在是让人痛心又遗憾啊!”罗易辰摇头叹气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胡说,我母亲根本不是玄夜哥哥杀的,而且他也不是魔修!”罗静一听罗易辰的话,立刻激烈的反驳道,宁馨想阻止都没来得及。
 
    “静姐,你这是什么态度,当年伯母死去的事,整个罗家的人都知道,你到现在还要偏袒司徒玄夜吗?至于他是不是魔修的事,等以后我们抓到他不就知道了!老祖有必要去诬陷司徒玄夜吗?”罗易辰身后的罗成出声责问到。
 
    “你们怎么就一口咬定司徒玄夜是魔修了?有什么证据吗?”宁馨连忙制止想要反驳的母亲,看着罗易辰问道。
 
    “老夫从外历练回来,经过离天城,听说了前些年有不少修士失踪的事,就在离天城探查了一番,不想却发现了躲着离天城附近岛屿上的司徒玄夜,在和他交手的过程中,发现他是一名魔修的事。”
 
    罗易辰淡笑的看着穆宁馨。对于她的处变不惊,内心也不得不暗赞一声。“后来和罗家的人提起,发现一百多年前,土岳大陆上那些失踪的修士也跟他脱不了关系。”
 
    “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在离天城发现玄夜哥哥呢?”罗静脱口而出。
 
    “怎么不可能,难道静姐见过司徒玄夜?”罗成立马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娘一直在穆府,上哪里去见司徒玄夜?这位罗家道友请慎言。”宁馨冷冷的看着罗成。
 
    “哦,是吗,难道上次我看错了,在逸阳城城门的不是静姐,对了当时天岳宗的杨雨薇也在呢。”罗成面不改色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罗成,你对我娘的行踪很了解嘛,我这个做女儿的都不知道她离开过穆府,你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。”宁馨讽刺的看着罗成,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就对着罗易辰说道。
 
    “罗家老祖在这里提起司徒玄夜是什么意思啊?难道你特意来穆府,不是为恭贺我家了空老祖飞升的吗?”
 
    “穆宁馨你什么态度?”罗成气愤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给我闭嘴,本真君在和罗家老祖讲话,有你一个金丹修士什么事!”宁馨狠厉的看着罗成的眼神,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。
 
    “宁馨,有话好好说,不可对罗道友无礼!”穆谦语气微冷的说道,如今他也看出来了,罗易辰这次过来,怕是要挑起什么事来。
 
    “穆宁馨,你是晚辈,这次老夫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罗易辰面无表情的看着穆宁馨,“我这次过来当然是为了恭贺了空道友飞升的,司徒玄夜不过就是无意中提起,谁知道你们这么大的反应。”
 
    “司徒玄夜是魔修的事罗府一早就发现了,当初还因为他关闭了安岳城一个多月,不过后来让他跑了,当时在安岳城里的修士都可以作证。”罗成没看宁馨,对着在场的其他修士说道。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士?”慕容轩面色阴沉的问道。